当前位置: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新闻中心 法苑专版
2020年12月29日法苑
时间:2021-01-05  来源: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作者:  浏览次数:  字号:[ ]

“铁面判官”——姚伟

热爱运动、阳光干练的姚伟,是同事眼中的“精神小伙”。他勤勉踏实、认真负责,曾经审理洪泽湖19人非法捕捞螺蛳案、淮河岸边9人非法采矿案等重大刑事案件,每年办理100多起刑事案件。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他参与审结6起案件,其中4件是承办人。

◎勤于学习实践

练就过硬审判技能

姚伟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08年进入原清浦区法院,一直在刑事条线工作。作为全院首批员额法官之一,他是刑庭年轻的“老法官”,处事果断,雷厉风行。扎根刑事审判十余载,他坚持将学习与实践紧密结合,打下了深厚的刑诉法学专业基础,积累了丰富的实战审判经验。

全国吹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号角后,清江浦区法院精心部署、统筹推进,在刑庭成立院扫黑办。姚伟回忆,为了准确领会中央在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的精神,全庭干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集中“充电”的状态。

2018年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姚伟要求自己必须要比审理一般刑事案件更加严谨细致,更加自信地把控庭审现场。他深入学习“两高”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把握涉黑涉恶犯罪的特征,不停地查阅相关案件的裁判文书,通过各种渠道学习涉黑涉恶犯罪中的新问题,准确把握司法实践中对涉黑涉恶犯罪行为的认定。

为了提升业务能力,姚伟总结出“三步渐进”学习法:第一步是通过自学,把法律规定的精神吃透;第二步是通过参加培训、寻求专业书籍或者专家的意见和观点进一步完善;第三步是合议庭内部讨论,向中院及时请教,对办理扫黑除恶案件当中一些法律适用问题有更深刻的理解。“只有不断学习理解,在案件判决时才能进行充分说理,确保案件的质量和效果。” 同时,在区委政法委定期安排的扫黑除恶犯罪线索评查卷宗工作中,院长、庭长和姚伟作为梳理和复查的主力,对存在的犯罪线索能否达到立案标准、能否作为扫黑除恶案件侦办给出评查意见。

◎树立“铁案”意识

办经得起检验的案件

不能拔高,也不能降格,不放过一个黑恶犯罪,也不能将不是黑恶犯罪的案件错误定性,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姚伟把院党组的这一要求,转化为自觉行动。他牢固树立“铁案”意识,对每一起案件都严格把好案件事实、证据、程序和法律适用 “四大关”,确保所办案件经得起法律、历史和人民的检验。

对重大涉黑恶案件,按规定由分管刑事的院领导担任审判长。“审理的李某刚黑恶集团犯罪案件,我是审判长。姚伟作为审判员,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都扑在这个案件上,最后写判决书的时候,几天没回家。”该院审委会专职委员蔡宏志说。当时,清江浦区法院集中管辖全市环境资源案件。该案案发地在洪泽区,涉及到非法采矿、介绍卖淫、隐瞒非法所得等几个罪名;被告人李某刚以建滑雪场为名,非法开采国家矿产资源,数额较大。

姚伟介绍,这个案件是清江浦区法院合并成立后受理的第一起环境资源刑事案件。根据证据显示,这个案件涉恶特征比较明显。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对李某刚等9人依法作出判决。为了体现“打财断血”力度,法院还联手公安机关重拳出击,捣毁这一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经济命脉”。

“我们认为,这个案件不应当止步于53页的判决书内容,还需以此深挖其背后根源,铲除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根据扫黑除恶工作发送“三书一函”的规定,清江浦区法院及时将当地基层组织的管理问题、行政机关在执法过程中的漏洞等写成司法建议报送给相关部门,及时向纪委监察部门移送犯罪线索,及时将被告人可能涉嫌的其他犯罪线索移交了当地公安机关进行深挖彻查。

在审理李某“套路贷”案件中,李某从头至尾都在做无罪辩护。姚伟一头扎进了厚厚的卷宗里,对李某在犯罪集团当中的地位作用认真梳理证据,发现该案实现公司化运营模式,人员分配模式十分典型,涉及到的被害人较多,犯罪金额也较大,最终认定李某为主犯,对李某的意见也当庭进行了驳斥,做到证据确实、充分。

◎克服重重难关

甩开膀子加油干

作为全院刑事审判的业务骨干和扫黑除恶工作的主力军,姚伟坦言,涉黑恶势力案件因为社会危害性大、关注度高,办理难度更大,压力不可避免。

法槌起落之间,姚伟感受到的是作为一名刑事法官特殊的光荣感和使命感。“惩恶扬善,坚守正义,社会‘毒瘤’就应该接受国家和人民对他们的审判。”

人心齐、泰山移。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战场上,最重要的团队作战能力。今年,受疫情防控形势影响,刑事案件庭审无法顺利进行。为了打通这个“阻点”,法院与公安机关协调,通过远程提讯系统设立了一个远程视频法庭,针对部分案情简单、被告人较少的案件进行从快审理。

姚伟除了自己投身办案攻坚,还带动法官助理、书记员齐头并进。“越是复杂疑难的案子,庭审工作越受制约。到了下半年,我们做好充分的防疫保护,通过线下开庭的方式,逐步消化这些案件,阅卷、开庭、撰写文书、送达、移送执行,这一系列流程要完成,大家就必须要与时间赛跑,甩开膀子加油干,实现‘黑恶积案清零’。”

作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宣讲员,姚伟曾多次到镇村开展普法宣传活动。“这是一场人民战争,有些黑恶线索,就在群众堆里。法院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所做的工作不止于审判。”两年多来,姚伟和全院干警下沉一线、走进村居,现场答疑、就案讲法,发放宣传资料2000余份。

(王淑臣 赵芷煊)

淮阴区法院领导 深入庭室走访调研

12月25日,淮阴区法院党组书记、代院长陈来强先后来到刑庭、民一庭、民二庭、执行局和审管办等部门,开展走访调研活动。

“诉讼服务中心要全面贯彻上级法院部署,进一步提升诉讼服务质量,全力保障人民群众诉讼权利;同时要充分发挥人民调解作用,努力做好纠纷‘源头化解’。”在该院诉讼服务中心,陈来强详细询问立案庭、速裁庭工作开展情况,并对诉前调解、立案服务、速裁审判等“一站式”诉讼服务中心建设提出更高要求。

“2020年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阶段,全体干警要进一步加快案件办理步骤,切实抓好案件质量,确保圆满完成年初各项目标任务。”陈来强对各部门负责人提出希望。(徐倩)

清江浦法院严格审查 防范滥提异议阻碍执行

今年以来,针对部分异议申请人存有利用执行异议程序拖延执行、规避执行的恶意动机,清江浦区法院积极探索对恶意申请人作出相应防范与反制措施,严格执行异议审查,切实保障申请人合法权益的及时兑现。

该院加快审查速度,以严格的举证期限和审查期限预防当事人借用异议程序拖延执行进展;拓展审查角度,加深关联案件查询,对银行账户明细等关键证据及时依职权调查取证,提高审查质量;强化部门联动,加强异议审查部门与执行实施部门的沟通,对明显利用执行异议程序规避执行的恶意异议行为,做到早发现、早制止,并根据民事诉讼法、执行工作规定对其采取司法拘留等惩罚性措施。

今年,该院共审结执行异议案件173件,其中驳回异议申请的135件,从程序上充分保护了当事人的执行救济权,同时增强了对执行行为的有效监督,促进了执行工作的规范高效、公正廉洁运行。

(陈敏婕)

1.png

12月19日,盱眙县法院执行局法官沈代银等在前往马坝镇观音寺街道进行扶贫走访工作中,途径S121省道马坝高桥段时,发现一辆载货电动三轮车翻倒在路中央,车主一筹莫展,车内还有一老人被困在驾驶室中。当时该省道上车流量较大,情况比较危急,他立即让驾驶员停车,与同事一起帮助三轮车车主把翻倒的车子扶起来,解救出被困老人,并把车子移动到安全位置,及时化解了一场险情。■秦晓波 宋宇 摄

 

洪泽法院新增 一宣传服务融合传播平台

12月24日,洪泽区法院诉讼服务大厅迎来了一名“新成员”——集新闻宣传和诉讼服务于一体的融合传播平台。

该平台左屏为互动内容展示,包含各类媒体模块和基本的诉讼服务模块,一方面方便人民法院进行新闻宣传、开展思想政治学习;另一方面可以为当事人进行相关法律咨询、案件查询、风险评估等提供新的渠道,实现自助诉讼引导,满足群众多元解纷需求。该平台右屏为视频展示,通过上传自制的微电影、短视频可以直观、正面地向当事人展示法院形象,引导群众了解法院工作,生动形象地开展普法宣传,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司法获得感。

(韦澍)

淮安区法院 普法微视频受好评

为让《民法典》走入寻常百姓家,近日,淮安区法院加大普法力度,利用抖音、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先后推出《哪里不会“典”哪里》等系列普法视频,用短短一分多钟的时间来讲述《民法典》将给大家生活中带来的不同。

据悉,《哪里不会“典”哪里》目前播出四集,每一集都抓住当下热点问题,如高空抛物、见义勇为、亲子鉴定等,与《民法典》相结合,以通俗的方式向群众普法。该系列视频播出后,受到网友一致好评。大家纷纷表示学到了知识,提升了自己的法律素养。目前,两期视频已被学习强国采用并推广。(牛金龙 李星)

未登记结婚,彩礼应该返还吗?

近日,淮阴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因彩礼返还引发的婚约财产纠纷。

2018年4月,原告董某(男)与被告吴某(女)经人介绍相识,双方确定恋爱关系;同年5月,原被告举行订婚仪式,当天原告给付被告彩礼30000元,并为其购买金首饰,同时给付被告5200元见面礼。

2018年10月,原被告举行结婚仪式,原告又按照被告要求给付被告彩礼10000元,见面礼4400元。结婚仪式后,女方隔三差五就回娘家。2019年1月,被告回娘家后再也没有回来,原告多次去被告家接其回来共同生活,被告前期找各种理由拒绝,后期直接避而不见。

2020年春节,原告及其母亲再次去被告家接人,被告母亲坚决不同意,并表示女儿不会再与原告共同生活,彩礼也不愿意返还。原被告举行结婚仪式后,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也未生育子女。

原告家为了凑齐上述彩礼,致使原本不富裕的家庭陷入困境,遂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决被告返还上述彩礼40000元、价值35000元的金首饰及9600元见面礼。

据悉,被告2019年春节后以原告不能过夫妻生活等事由离开了原告家,2020年1月16日,被告与他人登记结婚。

法院经审理认为,考虑到原被告同居生活过一段时间等因素,依法判决被告返还原告彩礼及购买金首饰费用共计34800元;对于9600元见面礼,正常情况下,男方父母、女方亲友等在订婚、结婚时都会给付金额不等的见面礼,宜作赠与处理,不作为彩礼处理。(陈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