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专题专栏 公正司法为人民
《扬子晚报》3月30日:17岁吸毒盗窃少年有了“临时妈妈”
时间:2013-04-03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字号:[ ]
《扬子晚报》3月30日:
 
他吸毒的父亲音信全无,妈妈也在戒毒所强制戒毒
 
17岁吸毒盗窃少年有了“临时妈妈”
 
 
      淮安法院赶在4月1日审判前特地为他指定监护人,尽量为他争取应得的利益
 
  扬子晚报讯   虽然只有17岁,但四川彝族少年李良(化名)已吸毒三年,为了筹集毒资,他四处盗窃,在淮安作案被抓后,警方调查发现,他吸毒的亲生父亲无法联系,母亲则在四川一戒毒所强制戒毒,眼看4月1日法院将审理此案,而根据今年1月1日刚刚实施的新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他必须有一个监护人到场,昨天上午,该院少年庭庭长与主审法官一起带着法院为李良指定的“临时妈妈”——张桂珍来到淮安市看守所与其见面,据了解,这也是新刑事诉讼法自今年1月1日实施以来,淮安法院系统首例将合适成年人制度引入少年审判。
少年盗窃购买毒品吸食面临宣判
  “李良虽未成年,但根据他自己交代已有三年吸毒史”,在去淮安市看守所的路上,李良盗窃案的主审法官——淮安市清浦区法院少年庭法官严晓岚告诉记者,经体检,李良已被确诊感染上艾滋病与梅毒,但自从去年年底他被关押在淮安市看守所以来,无论是警方还是法院都无法与他的亲人取得联系:他吸毒的父亲联系不上,他吸毒的母亲正在当地一戒毒所强制戒毒。
  皮肤白皙,面目清秀,当身材有点微胖的李良被带进提审室时,记者很难将其与“瘾君子”、“艾滋病患者”联系在一起,而根据检察院起诉内容来看,尽管身材有点微胖,但他却能徒手攀爬小区室外管道至五楼进行入室盗窃,去年11月至12月期间,他共在淮安市清浦区入室盗窃7000余元财物。
  他何时染上毒瘾,为何染上毒瘾?这也是法官与记者所疑惑的问题,在提审室,李良告诉法官,在他印象中,父亲吸毒源于家庭变故。据其介绍,在他四岁左右时,小他两岁的弟弟因病去世,处于丧子之痛的父亲靠毒品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母亲劝说无果后,干脆也与父亲一起吸食毒品,由于父母吸毒,刚读小学二年级的他也不得不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在家。李良说,在他们的村落里,与他一样的同龄孩子还有很多,在他14岁时,在周围伙伴的“教唆”下,他也渐渐开始吸食毒品。
毒瘾每天发作两次
  记者注意到,在整个提审过程中,当法官提到他的父母时,他也会痛哭流涕,他说,小的时候看到父母当他面吸毒,他不知道毒品有多大危害,他甚至会将父母注射毒品的针管扔掉,后来他自己吸毒,才知道染毒易,戒毒难。他告诉法官,在看守所已接近4个月了,刚开始进来时,毒瘾每天都会发作,现在基本不发。
  “在外面时,每天毒瘾都会发作两次,甚至更多”,李良说,自从他染上毒瘾后,他基本在外面“流浪”,靠盗窃来维持他的吸毒开销,他说,他也没有钱去买高纯度的毒品,每次毒瘾发作时,就会通过他们所特有的渠道购买50—100元不等的毒品吸食或注射,甚至花10元钱去购买美沙酮来“过瘾”。
      法官问他“你父母在你面前吸毒,你现在是否恨他们”时,李良说他不恨父母,因为这条路是他自己走的,其实父母也在怀疑他吸毒,也曾口头教育他不要染上毒品,“但他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李良告诉法官,他上次见到父亲还是在去年夏天回老家,那时候母亲已被强制戒毒,父亲的毒瘾也被强制戒除,但因为父亲也有“病”并且医生宣布只有10天生命,所以父亲又开始吸毒,10天后,父亲没有死,而他在老家也没有钱来购买毒品,所以就又出去,他说他现在也不知道父亲是否还在人世,但他知道父亲离家后的生活每天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盗窃、吸毒。
  张桂珍,淮安市清浦区富春街道退休干部,清浦区调解委员会委员。昨天上午,她与法官一起来到看守所与李良见面,而她此时的身份则是李良的“临时妈妈”。据法官介绍,根据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未成年人涉及刑事犯罪的,如其法定监护人不能到场参与宣判,那么,法院必须指定一名成年人担当其监护人。
  记者观察
  “临时妈妈”上岗弥补爱与护的缺失
  清浦区法院少年庭法官严晓岚告诉记者,监护人不是随便指定的,要根据犯罪嫌疑人犯罪性质、心理等因素来指定一个有爱心、细心与耐心的人,一般从妇联、团委、关工委或街道寻找合适人员,张桂珍具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当法官找到她时,她也非常爽快地答应下来。昨天上午的见面过程中,当李良得知眼前的这位女同志将承担起监护人的角色时,他也称这位临时妈妈叫:“张阿姨。”
      “早饭吃的什么”?“稀饭、馒头”,在这对“母子”简短对话时,记者注意到,张桂珍手里一直在剥一个煮熟的鸡蛋,随后将鸡蛋通过铁护栏递给李良,与他谈起了他的家庭,他的以后,记者注意到,在谈到其以后时,李良眼神有点迷茫,他告诉“临时妈妈”,在监狱里,他可以戒掉毒瘾、甚至他的病情也会有所好转,但出狱后,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路在何方。
      张桂珍告诉记者,其实在此之前,法官就告诉她李良的病情,她说她还特意在网上查了,所以她想通过为其剥鸡蛋、递鸡蛋这一方式来拉近“母子”的距离,让她担当李良的临时妈妈就是为了在案件审理、宣判过程中为其争取作为一个未成年人应得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