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女法官许曙芹
 
“在她心中,当事人比亲人还要亲”
——淮安市清河区法院女法官许曙芹二、三事
■ 余增明
 
    人物素描:许曙芹,女,中共党员,工作在审判岗位上已经21个年头,现任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员。近四年来,她年均结案300余件,其中调解撤诉率达70%;她从工作实践中总结出的《案件调解技巧13法》,得到全院干警肯定并在审判实践中广泛应用。先后获得过“三八红旗手”、“办案标兵”、“调解能手”和“平安与法治建设优秀指导员”等荣誉称号,荣立三等功一次。
 
图为许曙芹在与当事人亲切交谈。
 
   一名花季少女,在即将踏入大学校门前夕横遭车祸而不幸致残。然而,由于肇事司机逃逸,实际车主难寻,致使该案的赔偿成了悬案……
    一件提起再审的案件,一方是有上千名学生急需使用场地的学校,另一方是扬言要用爆炸手段实施报复的承包人,矛盾升级,一触即发……
    一个声称被市场管理人员打伤致残的妇女,白天找政府,晚上进医院,扬言“没有20万不谈” ……
    这一系列看上去非常棘手的案件,为什么到了她的手里却总能够柳暗花明?
    “在她的心中,当事人比亲人还要亲!”上级领导和她的同事如是说。
    这里,就给您讲一讲淮安市清河法院女法官许曙芹办案中的几个故事。
 
一起没有被告的民事诉讼
 
    18岁的小芹,中专毕业后,通过刻苦学习又考上了医学院。就在准备到大学校园报到的前一天晚上,她被一辆转弯的货车撞倒了。事故发生后,肇事司机逃离现场。小芹被交警送至医院救治,8个月后出院,但下肢功能已经散失10%以上,构成十级伤残。不仅不能继续自己的学业,数万元医疗费也让这个贫困的家庭更加艰难。为维护自身权益,小芹诉至清河区人民法院,要求获得赔偿。
    许曙芹接手了这个案子。小芹的境况,让同是女人的许曙芹很是同情。然而,由于肇事司机逃逸,车主无法查找,在小芹的诉状中,除了车辆上的一个江西车牌号外,竟然没有明确的被告人。为了小芹的权益,许曙芹在院领导支持下,开始了南下江西查找货车车主的艰难历程。
    在江西,她先是找到了肇事货车原始登记的所有权人为王强,王强称早在几年前已将车转卖给了一个叫吴波的男子。好不容易通过当地派出所、保险公司和镇政府等渠道找到了吴波,吴波说那辆货车早已转卖给了南京的一家货运公司,并提供了买卖协议。许曙芹又回到江苏,找到了这家运输公司。该公司负责人称,他们已将车辆转手卖给一个叫费海浪的淮安人,并向许曙芹提供了费海浪在淮安盱眙的住址。来到盱眙,费海浪却没有在家。但通过打听得知,费的哥哥是当地的一位企业家。于是许曙芹又找上门,说明来意,对方也通情达理,把费海浪的号码提供给法官,并为其弟聘请了代理律师。
   2009年7月,此案开庭审理。最终,小芹共获得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12693元。
 
一件惊动国家信访局的再审案件
 
   淮安市某职业技术学校,将一室内体育馆发包给沈开明开舞厅。一年后,尽管还在承包合同履行期内,但学校突然通知沈开明要求解除合同。
    对体育馆改造投入大量资金,如今连一半本钱都还没有收回,沈开明当然不愿意解除合同。双方只好对簿公堂。
   法院审理查明,租包合同约定,如果学校想收回体育馆,有权无条件解除合同,承包人沈开明还应按约支付承包金。但没有约定解除合同后有关改造舞厅的费用,被告沈开明也无证据证明他们改造舞厅得到了学校的同意。所以,原审作出了“解除双方承包合同,被告支付承租期间的承包金,对于被告提出的装潢费用不予补偿”的判决。
    原审判决后,被告沈开明没有上诉,而是选择信访,并扬言要用爆炸的极端做法来为自己讨个“公道”。
   “爆炸”,有可能涉及到上千名师生的生命安全啊!
    国家信访局将沈开明的信访件转至淮安市信访局,要求当地党委政府务必妥善处理此事。
    清河区法院院决定再审此案,并将该案交由经验丰富的许曙芹法官主审。
市人大、市政法委、市公安局等部门先后多次到清河法院了解案件情况。为防止庭审过程中发生意外,市委政法委还准备协调公安局派便衣警察参加庭审活动。
   许曙芹婉言谢绝了领导的好意。接手该案后,她一头埋进了卷宗。
   通过对合同的审查,许曙芹发现,如果单从合同的字面上理解,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但不考虑终止合同给被告造成的损失,也是显失公平的。这也正是被告不服判决的原因所在。
    “五一”长假,她放弃了与家人外出旅游的计划,而是往返于双方当事人之间,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从中寻求平衡点。
   经走访得知,被告沈开明由于在筹备舞厅期间欠下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外债,按合同要求还要承担巨额承包金。目前,他设想买套印刷设备寻求重新创业,但又苦于拿不出钱来。舞厅被查封半年多了,里边的灯光音响设备想卖但很难找到买家。
   她将被告沈开明的境况及时向原告进行了通报,希望校方能做出些让步,通过调解把案件给结了。根据许曙芹的提议,原告方在三个方面做出让步:一是出资购买被告的部分音响设备;二是在原判决基础上自愿放弃部分承包金;三是将定金退还给被告。
     怎么样促使被告人沈开明履行掉剩余承包金呢?许曙芹了解到被告有一个债务人,愿意用酒抵给被告偿还债务。许曙芹便又找到校方,希望原告允许被告用该酒抵给学校作为承包金。
   最终,该案没有进入庭审程序,双方便达成了调解协议,并当场得以兑现。
   “清河法院的许法官,真是好样的!”市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由衷地赞许道。
 
一个人称“泼妇”的当事人
 
   一天,在菜场承租一节水泥台面做生意的汪霞,与市场管理人员为费用问题发生了争执,并发生肢体碰撞。随后,汪霞诉至法院,诉称自己被打伤了,要求对方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费用达二十余万元。
   为了实现自己的诉讼要求,汪霞在诉讼期间,白天到市政府上访,晚上进医院住院。法官找她谈话,只要有句言语不中她的意,她要么甩袖而去,要么说些让法官难听的话。
   “真是一个典型的泼妇!”这是汪霞留给多数人的印象。
    没有办法,承办法官只得找到庭长,请求另换法官。
    庭长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许曙芹最合适。
跟办理其他案件一样,许曙芹首先做了大量的案外工作。通过走访,许曙芹掌握了汪霞的难处:市场管委会因为汪霞未按期交纳租金,已经取消了她的承租权。不在菜场做生意,汪霞的生活来源等于零了。另外,由于性格所致,汪霞平时很少有亲朋往来,即使有一肚子委曲也找不到倾诉的对象。
   “要让汪霞服判息诉,关键要解决好汪霞的后顾之忧啊!”
许曙芹在市政府、民政局和汪霞所在的居委会之间往返奔走,最终为汪霞办理了城市低保手续。
   对于汪霞提出的残疾金的赔偿要求,许曙芹没有简单地直接委托鉴定,而是带着她走访了几家鉴定部门和医院,让其知道自己并不构成残疾。
    多天的接触下来,汪霞从心底认为许法官是真正替她着想的人,对许曙芹充满了信任感。最终,愉快地在调解书签了字,并当即办理了出院手续。事后,只要有人问起她打官司的事情,她只有一句话:“许法官,我信任!”(文中涉及的当事人均为化名)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