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三峡人家
三峡人家
费 尤 祥
    《法制日报》社江苏记者站组织部分作者开展异地采风活动,我是其中之一。那日,从南京乘上到宜昌的动车,经过六个小时的驰骋,下午三时许到达目的地宜昌,下车又坐上旅游公司的大巴顶着江南的秋雨,赶往三峡人家。车子出宜昌城不久,就进入山间。车上的谈姓导游先介绍宜昌风情,并且教唱乘车人唱土家族敬茶歌,车内的歌声和欢笑,伴着清山和薄雾俯看长江向三峡人家驶去。
    导游说,我们去的三峡人家只是一个景点,这还不是三峡,但我觉得,我们行的路太陡峭了,大巴车喘着粗气在爬行,云彩与薄雾在水泥路的下面缠绕,从车窗朝外望去,山是青的,裸露处还不时有小瀑布飞下,摔碎的水珠溅到车窗上,挡住我们的视线,在这险要的山路上,同车人无人言语。即使到了平坦的路上,但车子仍然在山腰间。一个多小时后,车子一个弯又一个弯朝下滑行,有时我们觉得好像从座位上要立起,经过多次这样的反复,终于到了,——胡金滩码头!下车后,这时同游人一个个脸上露出笑,天上乌云密布,导游给我们每人购买一把雨伞,登上渡轮,朝三峡人家航去。航渡中,我们争相拍照,因为这儿太美了,江水虽然不清,但汹涌蓬勃向东流,大有一泻千里之势,两边的山高耸入云,一层白云向条哈达缠绕在山的腰间,使高耸的山分为上下两部分,蔚蔚壮观。船逆流而上,慢慢靠上“三峡人家风景区”码头。
   三峡人家依山傍水,风情如画,吊脚楼点缀于山水之间,上岸时,正逢阵雨来临之前,江面上起了薄薄一层雾气,让清灵的江面漫妙着仙界之美,不运处的乌篷船安静地泊在江面,峡江妹子撑着红油纸伞伫立船头,使人觉得如梦如幻。
    “美女,笑一笑!”一位同游的帅哥,端着相机对着伫立船头的江妹子叫道。江妹子寻着叫声,真的笑了。“哗——”下雨了,帅哥赶紧弯腰将相机护在怀里,我见状,上前用雨伞替他档雨,他直起腰边收好相机边对我表示感谢,又从摄影包中取出雨伞。这一路我们成了朋友。山雨淅沥沥下个不停,我们走在雨中的三峡人家。
    三峡人家是一条大峡谷,中间是长流不息的溪水,两边是用2米多长50多公分宽30多公分厚的木板铺设的路,如同铁路的枕木,我走在上面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老长的“路”要用多少木料,又有多少大树被砍伐?
    溪水唱着歌,一刻不停地流淌着。在一处水车傍,我们住足,这个水车是现代人用山竹片织绑而成,直径较大,溪水淌在有弧度竹片上推动水车旋转,将留存在有弧度竹片上水带出——昼夜一停地在旋转,过去水车通过传动轴带动一个特制的石碾作为碾米或其它用,且水车制作也较精细,劳动人民的手是精巧的,他们利用自然赋予的条件为我所用。现在只是作为一个景点。
    雨还在淅沥沥下着。我们走了好长时间,又跨过溪水上的一座桥,走到山溪的另一边往回走。
    “土家族哭嫁风俗马上要开演了。”导游说,“回头姑娘在绣楼上抛绣球,你们要积极参加。”我们在一处木制建筑两层楼门口停下,在空地上有两排长凳,看来,这是专门搞演出之处。
    锣鼓响起,一位着土家族服装的长者从一楼走出,讲着诸如姑娘要出嫁的话,锣鼓再响,一串走出6个姑娘,每人手中端着一杯茶,边唱歌边做几个动作,后上前敬茶,回归原位又向观众仍几块小糖。“抛绣球啦!”锣鼓声中老者叫道,从二楼的闺房里走出一名头顶红布的漂亮姑娘,走到阳台上,用力抛下一个红色的绣球,有人去接抢,也有人躲让,但绣球还是被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接住,刚才参加演出的几个姑娘一拥而上,将这个小伙子拥上楼,几分钟后,老者又在二楼的门口叫道:“姑娘哭嫁了!”那几个姑娘又围着“出嫁”的姑娘一起唱着哭嫁歌,这是土家族的风俗:姑娘出嫁要哭,且哭得越厉害越伤心越受到婆家的尊重,哭得伤心说明她疼爱她的父母及全家,同时对到婆家的惧怕,从中说明她孝顺,另外也无形中提升了婆家的威严;如果她哭得不伤心,说明她不孝顺,也没有把婆家放在眼里,到婆家就不受尊重。(但土家族对死去的人是不哭的,相反他们会围着死人唱歌跳舞,庆祝死者升天到极乐世界。)“入洞房啦—--”观众在下面看着,从洞房的白色窗帘上,看到一对新人正在接吻(导游介绍说是视觉差)。紧接着是一阵锣鼓声,这一活动结束,那个小伙子下楼来,他的同游人围着他问这问那。
    溪水不息地流着,我们沿着溪边走着。“看,悬棺!”一位同游人抬头用手指着山溪对面高山说,我们也都看到,在数百米高的山腰,在一条一米左右宽的山的裂缝中,在一根木棍上悬着一只棺木。这悬棺是土家族先人一种丧葬习俗,但这木棺是怎么弄上去的,这是个世界之谜,许多学者现在也没有研究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在那刀耕火种的远古年代,土家族的先人是用什么工具把棺木放到悬崖峭壁上的?有的说是利用潮水涨时将棺材弄上去,但此棺材只是两千多年前的事,那时根本不是沧海变桑田的时代,哪来潮水?且专家已经给了否定的回答;另一种说法是古人用滑轮弄上去,但在刀耕火种的时代,哪来滑轮?在途中一位同游人说,这些人是北方部族战争中的失败者,他们逃到南方后,等待有一天回到北方故土,所以死后,由亲属用绳子将遗体和几块木板捆绑在自己身上,找一个高山,从山顶再用绳子系到半山腰,找一个小山洞,进去后,将捆绑在身上的遗体和木板松开放下,将木板组合成棺材,将死者的遗体放进去摆好后,再由山顶上的人拉绳子把他拉上来,他们认为人死后会复生的,到时等到北方的同族人来带他们一起回到北方故土。这只是个传说,但到底是什么原因要把死者葬到悬崖上,且是怎么弄上去的,这是个谜。看来古人在某些方面的智慧远超现代人。
    小雨还在淅沥沥下着,我们在雨中结束了三峡人家的旅行,又回到下船地方,等待上船到另一个地方去。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