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韩某起诉确认合同无效纠纷——法院查封房屋被征收,拆迁人与被拆迁人达成的补偿协议效力认定
【裁判摘要】
     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关于执行措施的采取和变更系根据被执行人财产状况及案件执行需要依职权决定,并不以当事人的申请或者主张为要件。对于已查封的房屋被纳入拆迁范围,当事人与住建局针对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签订协议,选择支付补偿款或产权调换,彼时人民法院及时变更执行措施,冻结应付给被拆迁人的补偿款或查封产权调换房屋,这种变更执行措施应视为对房屋征收行为的准许,因此该协议合法有效,并未侵害原告的权利。
【基本案情】
     2012年1月,原告韩某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查封孙某房屋两套。同年2月,原告韩某起诉要求孙某偿还其借款本金及利息100万元,后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一致还款协议,因履行期届满后孙某未按调解书确定义务履行还款责任,韩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将被告孙某的妻子即被告唐某追加为被执行人,并根据韩某等债权人申请,将孙某、唐某共有的A房屋及B房屋(案涉争议房屋)评估,其中B房屋评估价价为40万元。后法院对B房屋又进行了续封。因B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2015年5月,法院向县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送达民事裁定书,要求其协助执行冻结被告孙某、唐某的拆迁补偿款60万元,并在二人选择以房换房时,不将房屋交付二人使用。同月,住建局与被告唐某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产权调换)》,B房屋被征收补偿金额为45余元,加上其他相关补偿共计49余元,唐某以上述款项选择产权调换形式获得某小区房屋一套。2016年1月,法院向某小区房屋的开发单位发出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开发单位协助查封唐某、孙某所有该产权调换房屋,也不得将房屋交付给唐某、孙某。现韩某认为住建局与唐某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系恶意串通,主张确定协议无效。
【审理结果】
    驳回原告韩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评析】
    执行中,由于被执行人为躲避债务,常常对自己的财产采取各种手段进行转移,因此,为保证生效裁判结果得以实现,维护法律实体公正,人民法院需要根据被执行人财产状况及案件执行需要依职权决定执行措施的采取和变更,并不以当事人申请或主张为启动要件。这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的规定》第四条中予以规定:“诉讼前、诉讼中,及仲裁中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的,进入执行程序后,自动转为执行程序中的查封、扣押、冻结措施,并适用本规定第二十九条关于查封、扣押、冻结期限的规定。”本案中,B房屋虽被纳入征收范围,但法院之后及时裁定变更了执行措施,这一变更应视为对房屋征收行为的准许,两被告在该种情况下签订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至于原告所述的拆迁补偿协议系恶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以此主张合同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的;(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B房屋被征收后,法院根据住建局与被告唐某签订的拆迁补偿协议将执行措施变更为冻结被告的补偿款,且产权调换房屋不向其交付,该措施为判决结果的落实提供了保障,并未因此损害了原告的合法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而订立的合同主要是为了规避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住建局与被告唐某与签订征收补偿协议旨在政府对被拆迁人的损失进行弥补,其目的并非为了规避法院的执行,实质在法院对产权调换房屋查封后也难以规避执行,因此并不存在原告韩某所主张的恶意串通及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盱眙县人民法院 张晓玉)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