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盗窃后在逃跑过程中殴打被害人的行为如何定性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季某骑摩托车至盱眙县穆店乡街道徐某家小店,趁无人之际,盗窃店内黄金叶硬壳金满堂香烟3条及抽屉中现金140元(合计价值440元),后被失主徐某发现。徐某便骑电动车出门追赶,季某将徐某引至一个无人的巷道,用拳头击打徐某的脸部,徐某害怕,便到附近人家寻找一个年轻人前来帮忙,季某见状随手在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将徐某和该名年轻人吓跑。后被告人季某回徐某小店骑摩托车,徐某和周围群众围住季某,徐某将季某手里的木棍夺走,季某便用拳头打徐某的脸,周围群众上来劝阻季某,后穆店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予以制止。
    另 查明,季某还实施了其他四起盗窃行为。
    二、分歧意见
    季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盗窃罪,应如何处理,形成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季某在盗窃后逃跑的过程中对前来追赶的被害人徐某使用暴力以及用木棍相威胁,符合转化型抢劫的构成要件,应以抢劫罪论处。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应认定为盗窃。因为季某虽有殴打徐某的行为,但并未造成其轻微伤以上的后果,且木棍也不宜评定为刑法意义上的“凶器”,根据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应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三、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从法学理论上看转化型抢劫:
转化型抢劫是将三种非暴力(盗窃、诈骗、抢夺)犯罪拟制为暴力型犯罪,即抢劫罪,那么其暴力、胁迫程序必须与一般抢劫罪中的暴力、胁迫程度具有相当性,即达到“足以压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本案中被告人季某手持木棍将被害人徐某吓跑,可见其暴力程度远远达不到转化抢劫所需要的“足以压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故本案不宜认定为转化抢劫。
    2.从司法解释上看转化型抢劫:
    根据2005年6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项关于转化抢劫的认定,规定“行为人实施盗窃、诈骗、抢夺行为,未达到“数额较大”,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情节较轻、危害不大的,一般不以犯罪论处;但具有下列情节之一的,可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的规定,以抢劫罪定罪处罚。(1)盗窃、诈骗、抢夺接近“数额较大”,标准的;
(2)入户或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盗窃、诈骗、抢夺后在户外或交通工具外实施上述行为的;
(3)使用暴力致人轻微伤以上后果的;(4)使用凶器或以凶器相威胁的;    (5)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本案不应认定为转化抢劫的理由如下:
    ①季飞盗窃的是徐建华经营的小商店,不构成“入户盗窃”。根据《意见》第一项中对“户”的解释:“户”在这里指住所,其特征表现为供他人家庭生活和与外界相对隔离两个方面,前者为功能特征,后者为场所特征。”本案中徐建华经营的小商店非供家庭生活,亦非与外界相对隔离,故不宜认定为“入户盗窃”。
②对于季飞殴打被害人徐建华的行为,虽当场使用了暴力,但未造成轻微伤以上后果,其持木棍时并未使用木棍打人,事后木棍被徐建华夺去,季飞便用拳头打徐建华的脸,但并没有造成其轻微伤以上后果,该行为看似符合转化抢劫,实则未达到转化抢劫的标准。
③对于本案中的木棍是否可以评判为“凶器”,张明楷教授认为:所谓“凶器”是指在性质上或者用法上足以杀伤他人的器具。而一般意义上,木棍不属于人们认知范畴中的“凶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携带凶器抢夺”,是指行为人随身携带枪支、爆炸物、管制刀具等国家禁止个人携带的器械进行抢夺或者为了实施犯罪而携带其他器械进行抢夺的行为。对于刑法规定中的同一用语,“使用凶器或以凶器相威胁”中的“凶器”与“携带凶器抢夺”中的“凶器”,应当给予相同的含义,作出同一性的解释,这也是符合刑法解释原则的要求,否则,就可能违反罪刑法定原则,也违背了刑罚的谦抑性,故本案中的木棍不宜评判为“凶器”。
    综上,根据罪刑法定及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应认定被告人季飞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