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淮安中院发布六起维护妇女权益典型案例
 
 
【案例一】
 
女方孕期被起诉  男方主张彩礼被驳回
 
    【基本案情】原告范某与被告王某于2015年秋相识,同年冬季举办婚礼。举办婚礼时,原告给付彩礼现金48800元及其他黄金首饰。举办婚礼后,双方外出打工。自2016年3月起,双方共同生活了数月后,女方回男方老家生活。因与婆婆发生不悦,男方起诉要求女方返还彩礼1万元。起诉时,女方有孕在身,男方认可自己是胎儿父亲,女方表示愿意与男方继续共同生活。法院审理后认为,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彩礼的,应当予以支持。但本案中,男女双方已同居生活一年,且被告怀有身孕,仍希望继续与原告共同生活。而原告起诉的原因却是因为被告与原告母亲相处不睦。从法律角度而言,原告确有要求被告返还彩礼现金的诉权,但从情理而言,原告的行为却有违人之常情,兼顾法理与情理,判决驳回原告要求被告返还1万元彩礼现金的诉讼请求。
    【法官点评】本案系男方在女方孕期要求返还彩礼案。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案显然符合法律规定返还彩礼的条件,但男女双方虽未登记结婚,但举行了婚礼并同居生活一年之久,且女方怀有身孕,仍有与男方继续生活的愿望,二人并未正式分手,男方主张返还的彩礼数额亦不大。结合上述因素,如判决女方返还彩礼,可能导致双方关系最终解除、女方成为未婚先孕母亲、胎儿出生后便成为单亲孩子等一系列影响,兼顾法理与情理,从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出发,判决驳回男方要求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
 
 
 
【案例二】
 
法院发出人身保护令  撑起女性权利保护伞
 
    【基本案情】原告陈某与被告高某两人于2006年登记结婚,生育两个女儿。2015年11月,夫妻俩因家庭琐事发生争吵,继而发展到肢体冲突,陈某一怒之下搬起座椅砸向妻子高某,结果造成高某右上肢前臂尺骨骨折,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经鉴定属轻伤二级。随后,高某同时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和要求追究陈某刑事责任的刑事自诉案件。经法院、司法、妇联以及村委会相关人员劝说和告诫,陈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向妻子赔礼道歉。法院经审查认为,陈某的行为构成家庭暴力,依照申请人的申请向其发送人身安全保护令,禁止其再次对妻子实施家庭暴力行为,后高某撤诉了刑事自诉。
    【法官点评】这是一起婚姻案件当事人调解和好后法院发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案。此案的特殊性在于:其一,家暴受害人同时向法院提出离婚民事诉讼和人身伤害刑事诉讼,属于“一事两诉”;其二,这起家暴事件属于夫妻生活中的偶发行为,且造成的伤害程度并不严重。其三,当事人双方夫妻感情没有完全破裂。此案如何处理,事关一个家庭的聚散、孩子的未来和对侵害人惩戒。经过联合教育、规劝和调解,双方当事人冰释前嫌、重归于好,并撤回了“两诉”。同时,为防范侵害人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家暴行为,法院根据受害人的申请,向侵害人发出了人身安全保护令,不仅体现了依法维护妇女合法权益的导向,也充分彰显了司法的人性温度。在双方当事人关系调和后,再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比双方当事人关系处在“僵持”状态下发出“保护令”更有实际意义。
 
 
 
【案例三】
 
男子外出打工玩“失踪”  妻子起诉离婚获支持
 
    【基本案情】原告吴某与被告陈某某自由恋爱,于2008年5月登记结婚。结婚一月后,陈某某便外出打工,一直下落不明。原、被告婚后未生育子女。吴某曾于2013年、2014年两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均被法院驳回。现吴某又第三次向法院起诉,要求与陈某某离婚。法院审理认为,陈某某经法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且没有说明存在不能到庭参加诉讼的正当理由,应当承担由此可能引发的不利法律后果。自吴某第一次向法院起诉离婚至今,原、被告双方处于分居状态,且超过两年,双方互不履行夫妻义务。据此,可以确认吴某与陈某某之间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吴某要求与陈某某离婚的诉请,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因陈某某未到庭参加诉讼,人民法院无法查清夫妻共同财产及债权、债务,故不作处理,双方可协商或另行诉讼。
    【法官点评】婚姻自由作为一项重要的婚姻制度,被写入我国婚姻法第二条。其含义包括,公民不但享有结婚的自由,也包括离婚的自由。本案中,作为丈夫的陈某某结婚后一周便离开了妻子,至今下落不明,而作为妻子的吴某在苦苦守候婚姻无望情况下,选择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婚姻权益。夫妻一方下落不明,其中一方请提出离婚请求的,人民法院并不必然支持,因而本案中吴某前两次离婚诉讼被驳回。也正是吴某离婚态度坚决,多次提起离婚诉讼,加上其与陈某某之间未履行夫妻义务、分居超过两年,综合上述情况,判定原、被告夫妻感情确系破裂,因而支持了其离婚诉求。
 
 
【案例四】
 
男方起诉要离婚  多元调解止纷争
 
    【基本案情】原告苗某与被告郭某经人介绍相识后,于2012年7月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子取名小苗。小苗出生后,被查出患有神经疾病,无法直立行走,需要他人随身照料。双方婚后初期双方感情尚好,后常因生活琐事争吵,影响了夫妻感情,特别是在治疗小苗的过程中,双方矛盾加深。女方第一次向法院起诉离婚被驳回后,现第二次提起离婚诉讼。法院根据双方分居时间、发生矛盾原因,以及矛盾的激烈程度等综合认定后,认为双方确实无法再在一起共同生活,可以确认感情已经破裂。但考虑到被告患病这一特殊情况,同时也要兼顾原告要抚养患病儿子的实际情况,应最大程度以柔性协调方式处理矛盾。在对双方夫妻共同房屋价格鉴定后,法院邀请当地居委会参与调解,为保护被告合法权益,还通知被告父母全程参与,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双方解除婚姻,婚生子由原告抚养,原告一次性给付被告40万元。
    【法官点评】涉精神病人离婚一直以来是离婚纠纷的难点,事关患者权益的保护及社会秩序的稳定。男方认为,女方不愿陪孩子看病,在孩子病性加重的情况下,不仅不照料孩子还离家出走,没有尽到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故坚决要与女方离婚;女方方则认为,由于自身目前患有精神疾病,男方不但不应当提出离婚,还应当给予照顾。经法院审查核实,被告患病时间较长,久治不愈,夫妻双方确实无法共同生活。为妥善化解这一矛盾,该法院多次组织双方协调,并启动多元化解纠纷机制,邀请当地组织参与调解,在既正视双方感情确已破裂的事实,又兼顾双方存在的实际困难,最终得已和平解决这一纠纷。
 
 
 
【案例五】
 
女方骑车不慎摔伤住院治疗  丈夫应当承担必要合理费用
 
    【基本案情】原告张某与被告徐某于2005年7月办理结婚登记手续。2016年5月,原告因在骑车过程中不慎摔伤,导致腿部受伤住院治疗。在原告住院期间,由于被告拒不支付医疗费,原告将其丈夫作为被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医疗费等费用。经法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约定:被告给付原告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等各项费用合计7000元,住院所产生的其他费用由原告自行承担。
    【法官评析】本案在家事案件中具有典型意义。本案虽然未以判决方式结案,而是以调解方式结案,但凸显了在现实生活中,夫妻双方之间相互扶养义务的履行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条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给付扶养费的权利。该义务不同于夫妻忠诚义务,具有强制执行性。当夫妻一方具备不履行扶养义务的具体情形时,另一方可就具体扶养的事宜径行提起诉讼。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通过就案讲法,当事人最终以调解方式结案,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化解夫妻之间的矛盾,促进了社会的和谐、稳定。
 
 
 
【案例六】
 
饮酒怀疑妻子有外遇  丈夫殴打妻子被定罪
 
     【基本案情】被告周某与被害人林某系夫妻关系,并育有一子。2016年夏天的一个夜晚,被告人周某因参加同学聚会,酒后回至家中,发现妻子林某不在,想到林某从事“无极限”销售花掉大笔钱财,又老是半夜与人联系,便怀疑妻子有外遇。待林某回来后,两人因此发生口角,后被告人周某持铁棍对林某进行殴打,致其右胫骨远端骨折,右尺骨远端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经鉴定,林某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案发后,林某报警,民警出警后被告人周某回到现场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在庭审中,被害人林某已对被告人周长荣的行为表示谅解,请求法院对其从轻处理。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周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1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案发后,被告人周某主动投案,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周某与被害人林某系夫妻关系,本案系双方家庭内部矛盾引发,且被害人林某已经对被告人周某表示谅解,综合本案实际,可以对被告人周某免予刑事处罚。据此判决:被告人周长荣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
    【法官点评】这是一起妇女遭受丈夫的家庭暴力案件。毫无疑问,丈夫殴打妻子,是《反家庭暴力法》打击的对象。但施暴方与受暴方是家庭成员,有着特殊、亲密的关系,这就要求法官在处理此类案件时,需要讲究方式、方法和效果,更要尊重被害人真实的想法和意愿,不能一遇到“家暴”就一味地打击,也不能一遇到妇女、儿童,就大行“关心、保护”之事。司法保护,要有张弛有度,要因案施策,具体要看这种“打击”是不是被害人所追求的,或这种“关心、保护”是不是被害人所需要的,否则,包揽或过度的“司法保护”对被害人亦是一种伤害。如本案被告人虽对被害人实施了家暴,但两人平时夫妻感情较好,被告人以前并无暴力行为,本案是被告人酒后一时冲动所致,两人又育有一子,还有着数万元的银行贷款,最重要的是在诉讼过程中,被害人对被告人的行为表示谅解,恳求法院对被告人从轻处理。如果判决被告人坐牢的话,就意味着被害人既要独自抚养儿子,又要承担巨额的银行债务,这种结果不是被害人所希望的。被告人承诺会好好对待妻子,绝不再对妻子实施暴力。被告人、被害人言归于好,一个和谐、完整的家庭的重建,这也是法院保护妇女合法权益所要追求的目标。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