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浅议在执行和解协议中设定的担保能否直接执行
    案例:2015年赵某向袁某借款50万元,借款到期后赵某未还,袁某诉至法院要求赵某还款50万元并得到法院支持。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赵某因慑于法院的执行威力,主动联系申请执行人袁某,并和袁某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协议中就还款金额和履行期限做出约定,并约定案外人张某为该协议提供担保,该协议一式三份,申请人和被执行人各持一份并留一份在法院留存,后该协议未履行,申请人袁某要求法院追加担保人张某予以执行,对此,执行人员对能否追加张某予以执行形成两种意见:
    一、      可以追加张某予以执行
    本案中,案外人张某为被执行人赵某提供担保,法院知悉其担保行为,在被执行人未履行执行和解协议情形下,张某自然要承担担保责任,为提高执行效率,法院可要求其在担保范围内承担给付责任。
    二、不可追加张某予以执行
   本案中张某提供的担保是在执行和解协议中,是当事人之间的私法行为,虽在法院卷宗备案,但该担保不属于执行担保,不能产生执行担保的法律后果,和解协议未履行,申请人可申请法院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故本案中不应追加张某予以执行。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执行和解协议是指在执行程序中,申请人和被执行人就作为执行依据的生效法律文书中设定的权利义务经过协商,就履行的金额、履行期限等内容达成协议,如该协议完全履行完毕,可产生终结原执行程序的法律效力。本案中申请人袁某和被执行人赵某达成和解协议,案外人张某提供担保,该担保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231条的执行担保,不是直接向法院出具的担保,故不能产生执行担保的效力,法院不可要求其承担担保责任。本案中和解协议未履行,按照《民事诉讼法》第230条规定:在执行中,双方当事人自行和解达成协议的,执行员应当将协议内容记入笔录,由双方当事人签名或者盖章。申请执行人因受欺诈、胁迫与被执行人达成和解协议,或者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恢复对原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显然,当事人未履行和解协议,则不产生终结程序的效力,所达成的和解协议归于无效,救济途径只能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对和解协议中约定的担保条款,则可参照主从合同原理,也归于无效,故和解协议中的担保只能作为一种督促措施,因其缺乏保障在今后的选择中因审慎选择。(盱眙县人民法院  张宝林)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