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被保险人怠于行使请求时,第三者是否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给付?
【基本案情】
    2015年10月11日,A公司为其所有的车辆在被告B公司处投保了车上人员险责任险(司机),保险金额为5万元,保险期间为2015年10月12日至2016年10月11日,并投保了不计免赔。2016年1月31日,原告邓某驾驶该车辆在盱眙县境内与武某驾驶的车辆碰撞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车辆驾驶人武某受伤乘坐人王某死亡以及车辆驾驶人邓某、乘车人叶某、刘某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邓某负事故次要责任。当日,原告邓某入住盱眙县人民医院治疗,于2016年2月3日出院,期间支出医疗费3717.42元,后前往浏阳市骨伤科医院检查,支出医疗费650.2元,后原告邓某入住上栗县人民医院,于2016年2月12日出院,期间支出医疗费3307.88元。原告邓某伤情经淮安市盱眙县恒山中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为九级伤残,支出鉴定费1560元,检查费882元。2016年7月18日,原告邓某以车辆车主武某祥以及承保保险的C公司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诉讼,后获赔159000元。因尚有部分保险赔偿金未获给付,原告邓某向盱眙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B公司依法给付保险赔偿金。
 
【争议焦点】
    邓某的原告主体资格是否适格?
    第一种观点认为:原告邓某与本案并无直接利害关系,主体不适格。事故发生时,原告邓某为半挂牵引车的驾驶人。被保险人A公司就该车向被告B公司投保了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等险种。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是责任保险的一种,又称座位险,指被保险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员在使用保险车辆的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车内乘客人身伤亡,此时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保险法》第十二条第五款规定,被保险人是指其财产或者人身受保险合同保障,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在车上人员责任险的法律关系中,被保险人依法对受害的车上人员的损害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保险人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对被保险人承担的赔偿责任予以保险赔偿,保险金请求权的主体为被保险人。现行法律制度只赋予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受害第三者向保险人直接主张赔偿的权利,对其他情形应遵守合同的相对性原则。
     《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但本案并无直接由保险人向受害车上人员赔偿的保险合同约定。原告邓某与本案被告B公司之间并无保险合同的法律关系,其也不是被保险人,其无权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向本案的被告主张保险赔偿。
第二种观点认为:邓某的原告主体资格适格。《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中的责任保险并不限于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本案中,涉案车上人员责任险为被保险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员在使用保险车辆的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车内驾驶人、乘客人身伤亡,此时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属于责任保险。驾驶人邓某向保险人提起诉讼时,被保险人A公司尚未向保险人要求赔偿涉案车上人员责任险的保险金,属于怠于行使权利。邓某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向保险人请求给付保险金。
 
【处理意见】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本案中,原告邓某在驾驶保险标的车辆时发生交通事故,并经交警部门认定负事故次要责任,故被保险人A公司应当对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所承担的事故责任所负担的损失进行赔偿,现其怠于行驶权利,原告邓某依据保险合同直接主张保险金并无不当。
    综上,笔者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中的责任保险并不限于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在被保险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员在使用保险车辆的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车内乘客人身伤亡的情况下,以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车上人员责任险,属于责任保险。此时被保险人怠于行使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给付保险金。(江苏省盱眙县人民法院  董 蒙 )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