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死亡赔偿金协议签订后反悔,法院如何处理
 
    案情:死者陈某与原告姜某系母子关系,陈某系南京某公司员工。2016年9月11日,陈某在南京某公司的施工现场因机械吊物坠落伤害受伤,送医医治无效死亡。2016年9月12日,姜某及陈某的其他亲属共九人,与南京某公司在派出所分别达成了《工亡一次性处理调解协议书》、《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约定由南京某公司分批支付死者亲属补偿费用总计130万元,南京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原告姜某,死者陈某的其他亲属,即本案八被告在《工亡一次性处理调解协议书》中作为当事人签字捺印,派出所警官作为见证人在该协议书中签字。《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载明分配方案为:“安葬费:10万元;……儿子姜某:20万元;5个亲姐妹每人3万元……。”该协议“当事人签字”栏写明:“周某某,账号……合计金额:肆拾叁万元整。陈某某,账号……合计金额:捌拾柒万元整”,被告周某某、陈某某在协议上签字后,警官在见证人栏签字,原告姜某及其他参加调解的人员均未在该协议上签字。协议签订后,南京某公司将赔偿金按照分配协议书上的账号转账支付给被告陈某某、周某某,被告陈某某、周某某于收款当日出具了收条。现原告姜某认为《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无效,故诉至法院,要求重新分配赔偿金。、
    审判: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是否有效。
首先,原告姜某在《工亡一次性处理调解协议书》、《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订立时已年满十八周岁,原告姜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虽在本院谈话中称原告姜某智力稍有欠缺,但未提交证据予以佐证,并且原告姜某在无监护人的情况下作为独立的诉讼主体参与本案诉讼,已自认原告本人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具有相应的缔约的能力。其次,根据两份调解协议签订时的视频资料及相关见证人的证言,《工亡一次性处理调解协议书》、《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系在同一场合、同一时间段由相同的调解参与人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后形成的,南京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原告姜某、被告陈某某、周某某等人或其代理人、见证人均在场,双方对协议的内容达成一致意见,并在《工亡一次性处理调解协议书》签字捺印。《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中虽无原告姜某的签字,但从“当事人签字”后的内容看,系协议当事人对赔偿金领取方式的注明,且从本案原、被告的亲属关系来看,被告陈某某系原告姜某舅舅、其他几名被告的兄弟,当事人之间约定由被告陈某某代为签订并领取赔偿金符合常理,这也与之后南京某公司履行赔偿义务方式、相关见证人证言相吻合。同时也无证据表明原告当时对该分配方案提出过异议。因此,《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最后,涉案的工亡补偿金等其性质不同于遗产,应在扣除丧葬费用后,由死者的近亲属,并根据与死者关系的亲疏远近、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经济上的依赖关系、生活来源等因素综合考量并进行分配。故原告要求按遗产继承的处理方式分配该费用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工亡一次性处理调解协议书》、《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的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共利益,故法院认定《赔偿金分配调解协议书》有效,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金湖法院  龚晔)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