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一场烧脑的继承纠纷
 
案    情
    杨乙,男,1962年出生,某村居民,2016年去世。杨乙一生未婚,无子女,其父母早已去世,杨乙除姐姐即原告杨甲外,无其他兄弟姐妹。被告徐甲系杨乙二伯母。被告杨丙系被告徐甲之子,与杨乙系堂兄弟关系。被告杨丁系被告杨丙之子。
    杨乙四岁左右,因父亲已去世、母亲改嫁,被告徐甲作为其二伯母将杨乙和原告姐弟二人接至家中居住,照料其生活起居,后原告出嫁,杨乙继续在被告徐甲家居住、生活,直至杨乙二十多岁时才搬离被告徐甲家在外独自生活。
    杨乙生前居住在某村的三间瓦房中,该房屋无相关建房手续。对该三间房屋是谁出资所建问题,原、被告陈述不一。原告主张是杨乙自己原来盖了三间草房,后草房倒塌,杨乙自己又建了三间瓦房。三被告主张原来的草房是被告徐甲盖好后给杨乙居住,后来三被告又将草房修补改为瓦房给杨乙居住。原、被告均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自己的主张。
    杨乙生前享受农村五保供养待遇,持有《农村五保供养证》。2016年6月,村委会与杨乙和杨丁签订《分散供养农村“五保”和城市“三无”对象关爱照料服务协议书》,杨乙符合特困人员供养条件,给予特困人员供养待遇,杨丁应查看供养人员的身体和生活状况、力所能及提供帮助和服务及时解决困难和问题。杨乙生前患有脑梗塞,患病期间,被告杨丁经常前往照顾。
    2010年,杨乙居住的三间房屋因征地需要被拆迁,2012年,取得某小区安置房屋一套(建筑面积76.53?)和23号车库一间(建筑面积8.7?)。后杨乙居住在该安置房屋中。对于该安置房屋的装修以及室内物品的添置,原、被告也陈述不一,原告主张均系杨乙装修和添置物品,被告主张均系被告杨丁装修和添置物品,双方对自己主张的事实均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
    杨乙于2016年8月去世,丧葬事宜主要由杨丁操办。杨乙生前遗留有部分款项,已由原告、被告一家基本平均分割。杨乙去世后,上述房屋内未添置物品,该安置房屋现由被告徐甲居住使用。
    审理中,经原、被告协商,一致同意房屋(包括装修)现有价值按照2100元/?计算、车库现有价值按照600元/?计算,室内可移动物品现有价值按照1万元计算。
 
原告诉称
    被告徐甲系被告杨丙母亲,原告的二伯母。2016年7月29日,原告弟弟杨乙因病去世,遗留某小区拆迁安置房屋,一套,还遗留有银行存款。2016年12月,两被告未经原告允许,擅自占用上述房屋,原告要求其搬出,两被告以对杨乙生前照顾较多该房屋理应归其所有为由拒绝搬出。原告认为,杨乙生前不需要他人专门照顾也不需要他人在经济上支持,原告作为杨乙姐姐属于继承人,有权继承杨乙的遗产,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决某小区拆迁安置房屋归原告一人所有,其他遗产另案主张。
 
被告观点
    被告徐甲辩称,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原告与杨乙存在姐弟关系,杨乙1999年就患病,生活困难,一直靠被告一家人帮忙照顾,杨乙四岁丧父、母亲改嫁,被告徐甲与已故丈夫将杨乙接回家收养,以母子相称,被告徐甲将杨乙从四岁抚养至二十四岁,并在二十四岁时为杨乙盖了三间房屋,杨乙才独自生活,双方形成事实上的收养关系,被告徐甲作为养母,应是第一顺序继承人,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杨丙辩称,原告所诉不实,诉争房屋是被告徐甲所建,应归徐甲所有。
    被告杨丁辩称,伯父杨乙生病后主要依靠被告家人帮忙照顾,诉争房屋已由杨乙自愿赠与给被告杨丁,被告对杨乙尽到生养死葬义务,理应获得赠与权利,诉争房屋是被告杨丁的财产,原告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证    据
    原、被告当庭陈述、杨乙出院记录、火化证、村民证明、收据、礼簿、宴席清单、补偿安置协议书、村委会证明、关爱照料服务协议书、户籍资料、本院与相关证人调查笔录、供养证、户口注销证明、丧葬费、抚恤金领取表等载卷为证,法院予以确认。
法院判决
    某小区拆迁安置房屋(包括装修及物品)和23号车库归被告徐甲所有;
被告徐甲一次性给付原告杨甲补偿款52779.90元、给付被告杨丁补偿款52779.90元。
裁判理由
    对于安置取得的某小区安置房屋和车库的所有权人如何确认问题。因该房屋系杨乙生前居住的三间瓦房拆迁所得,对于杨乙生前居住的三间瓦房是谁出资所建问题,原告主张均系杨乙出资所建,被告主张系被告一家出资所建,双方对此均无充分证据证实自己主张的事实,因该三间瓦房建成已久,也无相关建房手续,且已经拆迁,根据杨乙生前在该房屋中长期居住的事实,以及被告作出的建房是为了给杨乙居住的陈述,本院酌定该三间瓦房的所有权人为杨乙。因该房屋拆迁所取得的上述安置房屋和车库的所有权人也系杨乙。被告杨丁所作的杨乙已将房屋赠与给杨丁的抗辩证据不足,法院不予采纳。对于上述安置房屋的装修以及添置的室内物品由谁出资问题,原、被告对此也陈述不一,且原、被告均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自己主张的事实,本院酌定该安置房屋的装修和添置的物品所有权均归杨乙。
    上述安置房屋和车库在杨乙死亡后根据法律规定应当作为杨乙的遗产由相关继承人依法继承。《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规定,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第十四条规定,对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0条规定,对被继承人生活提供了主要经济来源或在劳务等方面给予了主要扶助的,应当认定其尽了主要赡养义务或主要扶养义务。第31条规定,依继承法第十四条规定可以分给适当遗产的人,分给他们遗产时,按具体情况可多于或少于继承人。
    对于被告徐甲提出的其与杨乙形成事实收养关系的抗辩能否认定问题。法院认为,被告徐甲虽有长期照顾杨乙居住、生活的事实,但被告并无充分证据证实双方已经公开承认养父母养子女关系,以父母子女相称并为群众和相关组织所公认,也未提供证据证实收养杨乙已经其生母同意、杨乙与其生母在事实上已经终止了母子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故本案对被告徐甲提出的抗辩主张不宜予以采纳。
    杨乙死亡后,未留下遗嘱或遗赠,应对其遗产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其无第一顺序继承人,原告作为其姐姐,在法律上作为第二顺序继承人应当继承相应遗产份额。同时,法院考虑到被告徐甲曾长期照顾杨乙的生活、起居以及被告杨丁在杨乙患病期间给予其照顾和杨乙死后主要操办其丧葬事宜的事实,也应分给两被告相应的遗产份额,该分配不违反法律规定且符合公序良俗、有利于维护社会主义良好道德风尚。法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酌定被告徐甲继承上述遗产30%份额,被告徐甲分给遗产的40%份额、被告杨丁分给遗产的30%份额。因原、被告已对上述房屋及装修、物品现有价值经协商达成一致,共计为2100×76.53+600×8.7+10000=175933元,且上述房屋现由被告徐甲居住,故本院酌定上述安置房屋(包括装修及物品)和车库归被告徐甲所有,由被告徐甲给予原告补偿款52779.90元、给予被告杨丁补偿款52779.90元。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