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别让健身变伤身

 

随着全民健身热情的高涨,广大人民群众对健康生活有了更好的要求,都会选择各式各样适合自己的运动方式来健身,保持年轻体态。瑜伽健身首当其冲成了许多女性朋友首选的健身方式。金湖的女士作为瑜伽健身的爱好者,最近可遇到了一件糟心的事,健身不成恐致残。女士在瑜伽馆按照培训导师的要求体练习普拉提平衡,因瑜伽馆未尽场所注意义务,女士在练习中摔倒残。女士索赔未果,只能诉至法院。

庭审中,女士诉称在瑜伽馆按照培训导师的要求单脚踏上圆柱体练习普拉提平衡,因圆柱体容易滑动且瑜伽馆未告知危险性和必要的防护,突然身体失衡摔倒在地,导致其腰1及腰3椎体压缩性骨折,经司法鉴定构成10级伤残,索要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瑜伽馆辩称,女士在自己场所接受瑜伽培训属实,但女士的伤情与自己无关。瑜伽馆内已经张贴安全教育警示,已经尽到提醒告知义务,拒不赔偿。

经法院审理查明,女士提供电话录音,证明20161215在瑜伽馆按照培训导师的要求练习瑜伽过程中摔倒受伤,同月17日到金湖县人医接受治疗并陈述腰部疼痛是两天前练习瑜伽摔倒所致,有医疗记录。该伤情后经淮安市淮安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构成十级伤残。并提供证据证明居住生活于县城,且截止定残前一日未满60周岁。瑜伽馆提供张贴安全警示教育提示的照片,证明已尽提醒义务。另查明,瑜伽馆的经营者为李某,经营范围为:瑜伽健身服务,日用品零售及信息咨询服务。女士练习瑜伽有三年左右时间。

本案的争议焦点:瑜伽馆是否应对杭女士受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各项赔偿是否合理?

观点一:20161215女士在瑜伽馆练习瑜伽不慎摔伤,但是接受医疗的日期是同月17日,并不能完全证明杭女士的伤情是由瑜伽摔倒所致,不能排除两天内受其他伤的可能性,故该伤情不能归责于瑜伽馆。瑜伽馆在场所内张贴安全教育警示标语,尽到提醒告知义务。且女士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练习瑜伽也已经有三年左右的时间,自身应该做到谨慎注意义务。纵使女士的伤情在瑜伽馆练习时摔落伤,也不能由瑜伽馆承担赔偿义务,应该由女士自己担责。

观点二:女士在瑜伽馆练习瑜伽摔伤后的第三天到医院接受治疗并陈述腰部疼痛是两天前练习瑜伽摔倒所致,有医疗记录,而瑜伽馆没有证据证明杭女士腰伤是其他原因造成的,故一定程度上能够证明杭女士腰部疼痛的伤情是练习瑜伽摔落所致。虽然瑜伽馆提供张贴安全教育警示标语的照片,瑜伽动作本身具有专业性和危险性,仅仅张贴安全宣传标语并不能免责。但女士练习瑜伽有三年左右的时间,自己应该明知瑜伽动作的危险性,自己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女士未提供证据证明自己的工作情况,故不存在误工费的赔偿。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女士在瑜伽馆练习瑜伽摔伤是事实,只是伤情是否完全由练习瑜伽腰部摔伤所致存在争议。女士接受治疗并陈述腰部疼痛是两天前练习瑜伽摔倒所致,有医疗记录。由此可见,女士腰部受伤系练瑜伽过程中摔伤具有高度盖然性,瑜伽馆虽有异议,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杭女士腰部受伤系其他原因导致,应该认定腰部受伤是女士在瑜伽馆练瑜伽过程中受伤。虽然瑜伽馆提供照片证明在场所内张贴安全教育警示标语,但瑜伽动作本身存在一定的危险性,瑜伽馆不仅应尽到张贴告示提示义务,瑜伽指导人员还应加强训练前的指导,在练习过程中注重对被培训人员动作练习的检查,纠正错误动作,避免危险发生。女士接受瑜伽培训,瑜伽馆理应提供安全舒适的环境供其练习,并提供专业的指导。瑜伽馆在提供服务过程中,造成了杭女士人身伤害,其存在一定的过失,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女士练习瑜伽已有三年左右,理应知晓练习瑜伽存在的危险及相应的注意事项,但其在20161215练习瑜伽时未尽到谨慎注意义务而摔倒,其对损伤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女士未提供工作证明,不能证明其存在误工情况,故不应该赔偿误工费用。

最终,法院认定瑜伽馆应该对女士伤残承担赔偿责任,且女士自身存在一定的过错。女士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存在误工损失,误工费用不予支持。后依据淮安市淮安医院司法鉴定所关于杭女士鉴定意见的复函中外伤参与度为96%-100%的因素考虑,酌定杭从玉自负51%2%+98%×50%)的责任。(金湖法院 胡玲玲)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