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游乐场所的经营者应尽安全保障义务之判断标准
 
【案情】
   2017年10月3日,原告骆XX在其奶奶的陪同下前往被告吉祥公司经营的淮安市淮阴区樱花欢乐园游玩,因等待 “滑翔飞椅”项目的平台两侧未设护栏被挤跌落,造成左胫骨骨折,累计花费医疗费7095.7元。因双方就赔偿事宜未协商一致,原告诉至淮安市淮阴区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医疗费等各项损失合计24695.7元。
   被告吉祥公司辩称:被告吉祥公司在体能乐园外张贴《体能乐园须知》及《温馨提示》,被告公司已尽安全保障义务。原告自认是被他人挤落,挤人者应负主要责任。且原告作为未成年人,在人多拥挤的地方,父母应尽监护责任。
法院经审理,以被告吉祥公司未完全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由判决其对原告骆XX的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
   【评析】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一个主要的争议就在于:被告吉祥公司张贴相关提示及注意事项的行为能否认定已经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这主要涉及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判断标准问题。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同时,出于公众场所人员流动量大、不可控因素多的特殊性,如果对公众场所管理人苛以较高的安全保障义务标准不免有失公平。因此,司法实践中,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并正确地把握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判断标准。
   对于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判断标准,最高院法官提出了四个可资参考的标准:
   一是法定标准。即法律、行政法规、政府规章或地方性法规的规定、特定领域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地方标准都可以作为参考依据。
   二是一般标准。即在没有法定标准的情况下,应根据社会普遍公认的安全注意标准,例如行业惯例等来衡量。
   三是特别标准。即对于未成年人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采取较高的标准。具体而言,如果在经营活动或社会活动领域,存在对儿童具有诱惑力的危险时,经营者或者社会活动组织者必须履行最高的安全保障义务。
   四是约定标准。即当事人之间可以自愿作出高于一般安全保障标准的约定,但不得通过约定免除该安全保障义务或者降低其标准。
   本案原告系一个八周岁的儿童,对危险的认识能力很低,经营者或者社会活动的组织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采取较高的标准。尤其是本案发生在极具危险性的游乐园,经营者或者社会活动组织者必须履行最高的安全保障义务。因此,就本案而言,被告吉祥公司在张贴相关提示及注意事项的基础上,还应当履行告知说明义务,并安排专门人员进行安全保护,但该案中被告公司不仅在极具危险性的 “滑翔飞椅”项目平台周围未设立安全围栏,而且在“十一黄金周”人数较多的情况下,没有对游客及时进行引导和控制,违反了相关的注意事项,故以最高安全保障义务的标准来说,被告公司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  平)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