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2020年4月26日法苑

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 助力创新驱动战略实施

我市公布一批保护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4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24日,市中级法院发布的《2019年淮安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显示,淮安各级法院充分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规范市场竞争秩序的主导作用,实行最严格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打造知识产权保护高地,为淮安创新驱动战略实施和创新型城市建设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2019年,淮安中院新收各类知识产权案件302件,审结各类知识产权案件301件,结收案比达到99.67%,知识产权民事案件调撤率77.94%

①未取得烟草专卖许可证并销售假烟  获刑又罚金 

【案情】2016年上半年,被告人朱某通过QQ认识了昵称为“宁静致远”的孟某后,在未取得烟草专卖批发、零售许可证的情况下,从被告人朱某某处购进中华(软、硬)、南京(红、金砂)、玉溪(软)等品牌的假冒香烟向孟某销售。截止20175月,被告人朱某向孟某销售假冒香烟,销售金额共计人民币24.98万元。2016年至20175月,被告人朱某某在在未取得烟草专卖批发、零售许可证的情况下,明知是假冒品牌香烟的情况下,仍向被告人朱某销售假冒中华(软、硬)、南京(红、金砂)、玉溪(软)等品牌香烟,销售金额共计人民币7.96万元。经鉴定,上述品牌香烟均系假冒伪劣产品;另被告人朱某某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4万元。

【审理】被告人朱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朱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朱某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朱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点评】在我国,烟草属于国家专营物品,任何单位和个人,在未办理烟草专卖许可证的情况下,不能进行烟草经营和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仍予以销售,销售金额较大的,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本案中两被告人在未取得烟草专卖批发、零售许可证且明知是假冒品牌香烟的情况下,仍向他人销售,非法经营数额均在5万元以上,构成非法经营罪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罪的竞合,应以处罚较重的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消费者在购买专营物品时,要注意查看经营者是否具有相关经营许可,并应从正规渠道购买,谨防上当受骗。

 

②销售假冒国际品牌商品200余万元  获刑且罚金70

【案情】201410月以来,被告人朱某帮助蔡某(已判决)利用微信平台销售假冒LonisVuittonCHANELGUCCIPRADABURBERRYBOTTEGAVENETACELINEMCM等国际品牌商品。蔡某(已判决)负责联系货源、进货、商品推广,并将商品图片与信息发送给被告人朱某,由其通过微信进行销售。201412月至20164月,被告人朱某利用微信通过顺丰货到付款方式帮助蔡某(已判决)销售假冒以上国际品牌商品2764188元。归案后,被告人朱某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审理】判令被告人朱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

【点评】被告人朱某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巨大,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的“销售金额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告人朱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朱某与蔡某(已判决)共同故意犯罪,属共同犯罪;被告人朱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根据被告人朱某的犯罪事实、情节以及主动缴纳罚金、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等情节,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本院决定对被告人朱某宣告缓刑。

 

③劣酒冒充好酒销售  判处罚金4万元

【案情】2019319日,被告人王某为谋取利润,明知其购进的6箱“贵州茅台”品牌白酒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仍将该6箱假冒的“贵州茅台”品牌白酒销售给了阎某,销售金额为人民币63000元。被告人王某于2019319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审理】被告人王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万元。

【点评】被告人王某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仍予以销售,销售金额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根据被告人王某的犯罪事实、情节以及主动缴纳罚金、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等情节,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本院决定对被告人王某宣告缓刑。

 

文章和照片都有版权  擅自使用构成侵权

【案情】2018111日起,原告通过其“寻淮大盗”的公众号发布名为“淮安街头的苍蝇小馆,藏着真正的“四川”、“年前最后一篇探店,我们就着冷风吃出了最高分”、“粮食局门口这家豆腐脑,火了24年!”、“这几家小吃店,有每一个楚州人的回忆杀”、“我就是借钱开的烤鱼店,不爱我就拉倒! ”、50岁的新疆大叔把1000斤的馕坑背到了淮安”、“上过附小的人,应该都吃过这家米线”、“逃离梅雨季节的传送门,就藏在这碗凉皮面里”等原创文章及文中插图。原告享有上述文章及文章中图片的著作权。被告未经许可使用了涉案作品的文字和图片。

【审理】判决被告赔礼道歉,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产生的合理开支共计13280元。

点评原告享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被告未经许可使用了涉案作品的文字和图片,侵害了原告的著作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原告为维权支出一定的费用依法应予赔偿。

 

⑤假冒品牌硒鼓  数罪并罚入狱服刑

【案情】20183月初至2018520日,被告人严某先后伙同徐某、严某某(另案处理)通过租赁场地、网络购买“裸鼓”以及惠普牌硒鼓的外包装、商标等物品,多次制作假冒的惠普牌硒鼓。并由被告人严某通过淘宝门店“齐齐数码16888”对外销售,非法经营数额92191元。被告人严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并向公安机关暂退赃款人民币10万元。另查明,被告人严某曾因犯危险驾驶罪,于2018226日被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一个月十五日,缓刑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已缴纳),该刑事案件案号为(2018)苏0803刑初59号。

【审理】撤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2018)苏0803刑初59号刑事判决中对严某宣告缓刑部分;被告人严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与其前犯危险驾驶罪判处的拘役一个月十五日,并处罚金8000元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个月,罚金68000元。

【点评】刑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或者发现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撤销缓刑,对新犯的罪或者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缓刑罪犯在缓刑考验期限内又犯新罪,证实其不能经受缓刑期间的考验,从事实上证明了其再犯罪的危险,不应再适用缓刑。本案中,被告人严某在缓刑考验期内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数罪并罚。

 

⑥博物馆展陈设计方案亦有著作权

版权人依法正名并获得相应权益

【案情】原告张某是涉案作品----云南省临沧市博物馆展陈设计方案(含一系列文字作品、示意图作品以及工程设计图、3D模型设计作品)的著作权人,在全国范围内被独家授权许可使用展柜设计。被告未经原告许可,获得原告设计团队的展陈设计方案,包括专家信息、美术作品、30模型设计、文字作品、示意图作品以及工程设计图等作品,并将上述作品作为临沧市博物馆《总体技术方案》核心内容参加投标,侵害了原告的著作权。

【审理】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向原告道歉,并保证不再有侵害原告著作权的行为发生,被告支付原告38万。

  【点评】原告以文字、图形、照片、3D模型、4D模型等为表达要素,进行系统设计创作形成的《设计书》,是基于临沧博物馆所要表达的人文历史、博物馆外观和内部结构,以及博物馆建设要求等因素,进行的针对性、个性化展陈设计的作品,是原告对临沧博物馆展陈设计、施工的图形化的原创性表达,凝结了原告的智力劳动,具有绝对、完整的独创性。被告未经许可使用原告享有著作权的作品,构成侵权,应承担赔偿责任。此案系淮安首例涉及博物馆展陈设计的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

 

⑦为小利铤而走险  获刑还须再赔偿

【案情】原告五粮液公司系涉案“五粮液”、“五粮春”商标的专用权人。(2017)苏0803刑初612号《刑事判决书》确认,20178月至案发,被告人洪某在经营百货商店期间,在明知为假冒伪劣烟酒的情况下,仍从他人处低价购买假冒的五粮春白酒18瓶、五粮液白酒36瓶等用于销售。被告人洪某犯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四万元。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

【审理】判令被告洪某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万元。

【点评】被告擅自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的行为虽已被判处刑罚,但因侵犯了原告的相关权利,原告亦有权主张被告进行赔偿。本院结合涉案商标知名度、尚未销售侵权商品的情况及原告注册商标的知名度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万元。

 

⑧侵权商品用不得  经营者被判担责任

【案情】原告金榜公司系涉案“麒麟”文字商标及图形商标的权利人。20171013日,淮安市淮阴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对被告孙某的经营场所检查时发现商标标识为“麒麟送子”的床垫15张和“金麒麟”牌床垫2张,淮安市淮阴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经审查确认上述床垫均为侵犯原告金榜公司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审理】判令被告孙某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7万元。

【点评】涉案的被控侵权床垫,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种类相同,且涉案床垫上突出标注了“麒麟”字样,属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商标性使用。被告孙某在其销售的床垫上突出使用“麒麟”标识,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其提供的商品来源于商标权人或认为其与商标权人存在特定联系,因此被告孙某的行为侵害了原告金榜公司的商标专用权,应承担侵权责任。

 

⑨购买知名商标贴牌  买受人侵权应赔偿

【案情】原告斐乐公司系“斐乐”商标及其图形商标的专用权人,被告一鞋业公司未经原告许可生产销售假冒“斐乐”商标的运动鞋,被告二金某购买涉案假冒运动鞋后再予以销售。被告一鞋业公司抗辩未生产销售假冒“斐乐”商标的运动鞋,运动鞋上的商标是买过来当装饰品用,并未作为商标使用。但该涉案运动鞋上的商标与“斐乐”商标构成实质性近似。

【审理】当事人达成了调解,被告一和被告二一次性给付原告斐乐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共计3万元。

【点评】被告在侵权产品上使用涉案标识起到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性使用。被告在涉案商标上使用了与原告相近似的商标,已经构成对于原告商标权的侵犯。被告一承认该涉案商品为其生产的,即使运动鞋上的商标是其向第三人购买所得,但其将商标使用在自己生产的鞋上,应属于一种新生产行为,因此被告一鞋业公司应当承担生产者的相应侵权责任。被告二金某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涉案商品的合法来源,亦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12368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